• 電視真的是突然就不行了嗎
  • 作者: 文章來源:傳媒圈 更新時間:2015-12-04 15:28:55
  • ???? 2015年是一個轉折點,從1999年到2015年,歷史進入到轉折的時刻,我們傳統廣電領域的相關政策,從電視劇到綜藝,整個廣電體制都要面臨很大的調整,不是簡單出一兩個政策就能夠解決的。

    2015年,中國綜藝節目的廣告市場達到了百億規模,此時距離開啟大綜藝時代的《中國好聲音》不過三年時間,而中國電影票房則用了十多年的時間才達到百億這個門檻。既然電視這個行業如此欣欣向榮,有這么多機會,為什么業界總是有著一股唱衰之聲?

    為揭示這個問題,筆者擬從兩個現象入手。

    第一個現象是,最近光線傳媒的電視事業部宣告重組,光線傳媒就是靠電視起家,《中國娛樂報道》就是光線當年的拳頭產品。在眼前這個節點,中國電影、電視領域似乎看上去資金充裕,但就是在此時此刻光線傳媒解散了自己的電視事業部,而且一部分人員轉崗到了和360合辦的視頻網站。第二個現象是,愛奇藝6月3號提出了一個“純網綜藝”的概念。

    事實上,光線傳媒解散電視事業部,愛奇藝提出“純網綜藝”概念,背后的含義很明顯——互聯網領域正在和廣電領域進行深度博弈。廣電領域和互聯網領域的深度博弈看似是近年來的新生現象,但實際上在1999年這個問題就已經出現,是廣電領域相關政策邏輯長期演變的結果,而且現有的一些政策也并不是根據當下的現狀提出的,它們有一個源頭,這個源頭在1999年。

    為什么電視突然不行了?

    在1999年,國家明確提出了廣電領域要進行市場化改革,一個標準就是到了1999年中國所有的省級衛視全部完成了“上星”。與“上星”同時提出的,是我們眾所周知的“制播分離”,這是典型的改革開放的邏輯,市場化的邏輯,讓制作領域充分自由競爭,以期自由的市場競爭能夠帶來廣電事業的大繁榮、大發展。

    另外一個當時并沒太引起人們注意的改革方向是“臺網分離”,這里的“網”跟現在的互聯網有所區別,只是有線網、有線臺和電視臺的相分離。從那時候起走到今天這一步,“臺網分離”后發生了什么?

    ?

    到了2014年,我們國家的網絡視頻用戶是4.33億,手機視頻用戶也達到了3.13億,已經到了四、五個人中就至少有一個人拿手機看視頻的階段。但這個“網”并不是廣電領域的有線網,而是互聯網,雖然廣電領域的有線網也進入互聯網。

    真正屬于廣電有線網的IPTV用戶有多少?3400萬,這還是這兩年廣電總局政策不斷大力扶持后的數字,差距是不是過于懸殊?

    那個年代為什么提“臺網分離”,正是因為在當時廣電體系的有線網和工信部主導的互聯網有一定的區別,廣電網絡的有線網當時話語權還比較強,尤其是在電視的問題可以通過“上星”來解決之后,當時廣電總局還試圖在中國的互聯網格局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歷史伏筆的確在那個時代就已經埋下來了,在那個年代所不曾料想的因素,后來產生了蝴蝶效應般的影響,演變到現在已經形成了一個錯綜復雜的利益格局。

    據廣電總局公布的數字,2015年上半年的第一季度,全天的電視開機率只有12個點,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個點;在第二季度,綜藝節目的廣告收入在之前的野蠻生長之后,也開始下跌,不只是綜藝節目的廣告收入在跌,電視廣告的總體品牌持有量也已經跌到了五年前的水準。

    一系列數字告訴我們,電視的整個收視率、收視規模在2015年之前就已經開始大幅縮水。確實新的時代已經開始到來,一系列的數字表明這個趨勢已經確立起來,并不是一個周期性的波動,而是長期的趨勢,整體性的格局已經穩定下來了,這在1999年是絕不會料想的。

    在今年,出現了920檔綜藝節目這一新現象,我們就把這個問題放大,920檔節目是怎么出現的?之前并沒有這個概念,其實它恰恰是在從2015年1月1號開始實行的,是廣電總局提出的“一劇兩星,一晚兩集”政策的產物。

    以前雖然有“限娛令”,但每個衛視頻道工作日晚上還是可以一天播出三集電視劇,而從今年開始一天晚上就只能放兩集,而且一個電視劇也只能在兩個衛視頻道播放。于是,“一晚兩集”就把原有的9點20分到10點的時段釋放出來,這才導致這個結構性問題的產生。

    ?

    “一劇兩星”政策不僅沒有有效消化現在海量積壓的電視劇劇集,還導致電視收視率的下跌。通過今年上半年的電視劇收視統計數據來看,“一劇兩星”的這種馬太效應是不可避免的。

    從去年電視劇出現“劇荒”,到今年綜藝節目所呈現出的下滑走勢,綜藝節目的演進路徑,不過是中國電視劇在過去十幾年里的走勢的一個翻版,只不過中國的綜藝節目在這三四年的走勢是過去中國電視劇的2倍或4倍的快進版。

    中國的綜藝節目和電視劇一樣,都共同深處在當前的廣電格局生態下,不可能超出這個生態。

    以電視劇為例,電視劇在廣電總局的自由競爭政策的引領下,2007年拿到了三個世界第一:觀眾數量、生產數量和播出數量的世界第一,并從2007年到2012年摸到行業的天花板,達到目前為止的巔峰,而且在可預期的十年之內,都不會超過2012年的峰值。

    廣電總局“一劇兩星”的政策,無外乎是覺得可以通過這種加減乘除的方式,處理一下海量的電視劇庫存量,但是這種方式實際上是杯水車薪。中國電視劇產能過剩現象的背后的實質是中國廣電領域的文化生產已經進入整體性通貨緊縮的周期。

    一方面到處都是“熱錢”,另一方面則是“劇荒”。為什么會“劇荒”,和綜藝節目一樣成本過高,一個演員的薪酬就多達幾千萬,甚至拍一個鏡頭,都有十幾萬、幾十萬的成本。

    那么,回到綜藝節目,在中國電視綜藝節目看似最美好的時代——

    為什么光線傳媒要解散自己的電視事業部?

    ?

    在這一切的背后是一個巨大的時空斗轉。以光線傳媒剛解散的電視事業部為例,在解散之前,剛剛和央視合作創辦了一個叫《中國正在聽》的綜藝節目,也是一個音樂選秀類的節目。

    導致光線傳媒心灰意冷的原因,是他們發現再想通過電視賺錢已經非常難了,投入太大,而且關鍵是還有很多“鐐銬”和“枷鎖”。

    因為光線傳媒是想在互聯網和電視上同時播出,但廣電總局明令說電視臺得先播,互聯網上后播;而且廣電總局在2007年的一個禁令到現在也沒解除,就是針對《超級女聲》時代的禁令,所有的選秀類節目,不能用手機短信、電話和網絡投票,必須在場內投票。

    光線傳媒這些公司自己很清楚,他們的觀眾不僅是電視觀眾,也包括互聯網觀眾,讓他們通過手機上的APP投票,只有讓這些群體也參與他們才能從中盈利。

    這樣問題就顯而易見,1999年開始的這一波廣電領域的改革,已經不適宜在當下的市場環境中繼續推進,確實也和這個時代的消費習慣過于脫節。

    當下的電視綜藝節目的市場環境正在急劇惡化,收視、廣告收入都在大幅下降,成本卻急劇上升;而且又有很多限制,諸如政策性的門檻的限制,諸如投票方式限令,把更多的觀眾拒絕到新的娛樂生態之外。

    所以,電視綜藝節目看似還火熱異常,但市場其實正在進行著殘酷的行業洗牌,因為前車之鑒太明顯。現在的一個結果,就是很多電視綜藝節目沒有廣告冠名、沒有參股投資,華少在《中國好聲音》中那種經典的類似口技式的念眾多廣告商名稱的場面已經很難再現。

    為什么愛奇藝要提出“純網綜藝”的概念?

    ?

    為什么要做純網綜藝?比如愛奇藝的《奇葩說》,那個節目的觀眾基本上都是90后、00后,但第一季在網絡播映就實現了盈利,因為成本很低,都是素人參與。

    我們遲遲走不到素人的階段,還是因為以廣電領域為代表的文化工業水平太低。無論是娛樂文化領域,還是文化產業領域,這些領域的各個環節是高度不對稱的,有些方面過于肥大,有的則過于畸形,用木桶理論形容最合適。

    但是一般的綜藝節目在這種市場環境下,為了活過來,就只能請大明星;而換成素人的話,就必須要講故事。怎么給素人講故事,怎么給小人物講故事?這需要看文化工業的平均水平,需要看硬實力,素人這條路依然比較漫長。

    長期來看,素人“真人秀”,是一個不可避免的選擇,雖然現在還有大量資金涌入,但很難想象這種畸形的情況還能維持多久。

    這個行業現在到底有多畸形呢?據說中國的電視臺已經買光韓國能買的綜藝模式,可見我們文化工業的基礎是多么薄弱。

    而眼下,一檔電視綜藝節目的收視率如果不超過1.5、不超過1,就不可能收回成本。問題是現在一檔綜藝節目如果在一線衛視播出,成本就肯定上億,壓力未免過大。

    而在互聯網領域,去年《宮鎖珠簾》、《愛情公寓》的點擊率有二三十億,而今年《何以笙簫默》、《花千骨》的點擊率都到了50億,又翻了一番,高點有70億的觀看人次。電視和互聯網的差距之大,已經超過了我們的想象。

    總結

    ?

    經過1999年到現在,近20年的發展,廣電領域所謂的政策結構、頂層設計都面臨著很大幅度的整體性調整,今天面臨的問題確確實實也不是1999年那個時候就會預計到的。

    今天的互聯網,不是簡單的渠道意義,而是代表了全新的生態格局。在這個意義上,國家提出“互聯網+”戰略確實有很大的前瞻性,當前無論電影、電視、綜藝,觀看的空間感、節奏感這些基本的消費習慣、審美習慣已經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

    毫無疑問,2015年是一個轉折點,從1999年到2015年,歷史進入到轉折的時刻,我們傳統廣電領域的相關政策,從電視劇到綜藝,整個廣電體制都要面臨很大的調整,不是簡單出一兩個政策就能夠解決的。

    只有在國家層面,對各部委的職能進行重新調整、重新劃撥,撤并一些已經不再適應今天社會發展現狀的機構,成立一些能夠適應市場環境的新機構,通過這種機構關系的理順,才有可能實現廣電領域的大變局。

    在今年,中韓自貿區的相關協議已經開始陸續生效,隨著相關政策的穩定,我國與亞太地區的自貿區還會一個一個地建立。

    在自貿區時代的背景下,以綜藝節目為代表的文化領域能不能跟得上歷史的節奏?中國的資本可以借著自貿區的東風“走出去”,但這并不意味著就一定會帶動文化領域的“走出去”。

    自貿區,就意味著大門的敞開是相互的,那么以廣電領域的困境為代表的中國文化領域,會不會面臨更悲慘的資本“圍獵”?這恐怕是這個時代最為殘酷的拷問。

總共: 1頁     
【編輯:王康】【打印預覽】 【大字 中字 小字】 【返回頂部
公告欄
文章排行
本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 法律聲明 | 網站導航

南京厚建軟件 LivCMS 內容管理系統http://www.hogesoft.com 授權用戶:http://www.djxlqu.live

11选5时时彩游戏规则 中孚实业股票 高手只炒一只股票19年钒价2019年为何大跌 南粤36选7开奖结 红包麻将赢红包 乐乐安徽麻将 快乐12 卡五星麻将拿牌顺序 彩票比分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走 球探比分手机比分 华东15选5开奖走 手机麻将代理河北麻将 投资理财平台首选.中欧钱滚滚 燃烧的慾望 吉林心悦棋牌麻将 股票指数4000点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