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融合新聞背后的思維之變  □黃書亭
  • 作者: 文章來源:宿遷臺 更新時間:2017-08-14 10:45:44
  •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移動終端和微信等新型傳播渠道和發布平臺的應用日益發達,受眾逐漸形成碎片化的閱讀習慣,號稱傳統媒體“殺手锏”的深度新聞遭遇了接收率下滑的現實。而另外一方面,傳統媒體加強官網建設、開通公眾微信賬號,在媒介形態上積極推行全媒體化,對傳統的深度新聞進行改革探索,頻頻推出“融合新聞”。融合新聞是指融合文字、圖片、音頻、視頻、超鏈接乃至GPS位置信息顯示等多媒體產品形式的新聞形態。文字、視頻、圖片、音頻共同構成新聞整體,此外,還可能具有互動性和實時性——投票、公告板、評論、社交網絡和GPS位置信息追蹤展示,等等。與紙質媒體和電視媒體的深度報道不同,文字稿件和動態視頻不再是獨立的新聞主體,而是融合新聞的組成部分。
      目前,融合新聞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媒體單位以自己的網站和微信公眾號等新型發布平臺為陣營,調度本單位的采訪和生產資源進行的專題性報道。二是,更高一級的組織機構(比如政府)聚焦于某個主題,對多家媒體單位進行協調和統領,共同完成一次報道,各家媒體根據自身的媒介形態采訪和發布資訊。這和以前的重大戰役報道基本相同,只不過其中因為互聯網媒體的參與而更加復雜。
      總體看,融合新聞不是簡單地給文字稿配上圖片等表達元素,也不是在電視報道之外添加圖文信息,而是通過對多種媒介元素的綜合運用,對新聞事件或社會現象增加層次、展示深度、呈現關聯性、解釋復雜性。它的意義在于匯集各種媒介平臺之所長,用音頻、視頻、照片、文字等不同媒介形態,對同一件新聞事件或現象進行復合式的描述。與傳統媒體的深度報道相比,融合新聞所具有的思維變化更值得關注。
      整合思維:協調多方力量達到一體化效果
      從新聞報道的職能看,融合新聞并沒有改變媒介工作人員報道新聞的工作本質,只是記者可以利用的平臺和工具增加了。但對于本來相對獨立的報刊和廣播電視媒體來講,融合不同的媒介平臺進行報道,對采編人員的寫作能力、編輯能力、網絡使用能力要求就越來越高。記者編輯要嘗試采用新的寫作風格,掌握新的傳播工具,學會運用新的表達方式以適合網絡媒體閱讀。由此,媒介融合報道不僅要求單個記者的能力更加全面,而且要求編輯部門(很多時候是項目組)懂得如何來協調和整合相關的媒介平臺和傳播工具,以使新聞報道達到完好的效果。
      傳統媒體發展為新媒體,主要是拓展了視音頻表達、互動應用等網絡渠道,但在新聞報道領域,即使像澎湃這樣的新媒體平臺,也沒有摒棄傳統新聞部門,而是再造一個媒體融合部門。在進行新聞報道時,傳統新聞部門往往仍然負責一線的內容報道,媒體融合部門則負責對前方記者采集的信息進行編輯與整合,通過網絡平臺實現特定新聞信息的全方位傳播,并在進行過程中依靠技術的力量實現對新聞信息的補充與完善。當然,這兩個部門的整合,需要在媒體更高的層面著手實施。
      比如,2014年8月2日7時37分左右,江蘇昆山市開發區中榮金屬制品有限公司汽車輪轂拋光車間發生爆炸事故,造成重大傷亡。江蘇廣電總臺快速反應,立即啟動以新聞中心為核心的全媒體新聞應急機制。以視頻傳播為主導,融合聯動網站、微博、微信、手機客戶端、IPTV、地鐵公交移動電視等新媒體平臺,進行多媒體多維度集束式報道,聚合強力發聲,增強媒體融合度,有效提升了全媒體傳播力。
      與傳統媒體深度報道的相對閉合性相比,融合新聞最大的特點就在于事件或現象的有機性和開放性,如何在開放性中追求報道的一體化,對于多媒體內容的采集與生產來說,其復雜程度超出任何傳統媒體。整合不是拼盤,不是混合,不是簡單的捏合,整合是對傳統媒體新聞報道工作流程的再造。這種整合最終應該能夠很好地展示新聞和信息——對內容進行篩選、把關,對內容進行重新組織、排序和包裝。
      融合新聞的整合性要求數字時代的記者編輯不再僅僅是傳統媒體時代的采訪者、把關者、修飾者,更是報道資源的協調者、整合者,是報道行動的指揮者、決策者,新聞編輯部門需要對所有媒介形態、所有內容和所有報道力量進行“整合”,對紛繁復雜的新聞和信息進行篩選和重新組合。從這個意義上看,融合新聞使得新聞從業者的工作從相對單純的新聞報道變成對知識的生產與管理。
      多媒體元素思維:構建立體復雜的關聯性邏輯
      即使從表面形式看,融合新聞對多媒體元素的運用也完全不同于傳統媒體。傳統媒體受到媒介技術的限制,分別從圖文、視頻和音頻表達符號出發,為受眾提供相對單一的報道。融合新聞為受眾提供全面的新聞信息和服務平臺,它能夠把多種表達元素聚合到一起,在線性的時間里盡量多地滿足受眾的聽覺、視覺和體驗、參與的需求。融合新聞需要依托數據庫、新聞素材與資料及相關信息,最大限度地發揮不同媒介的優勢,在不同媒介形態間建立起適合互聯網閱讀的“報道結構”以及“邏輯關系”,以達到還原新聞現場、挖掘事實真相的目的。
      坦帕新聞中心對媒介融合進行操作實踐,受眾如果要在媒體作品中看到新聞事件得到全方位的呈現,必須包括聲音、文字、畫面諸多表達元素。但包含多種元素的信息傳播,究竟是各類傳播媒介的內容堆砌,還是根據新聞事件的時間空間特點進行的融合,是媒介形態產生“1+1>2”的效果的關鍵所在。多媒體元素的運用,需要與所報道新聞的時空結構、關聯信息的邏輯結構保持生發機制上的一致。
      相比以往的單一的文字報道或者多邊式的電視現場報道,融合新聞報道結構的建構都比較復雜,如何確立清晰的敘述主線,根據主線組合內容,為受眾閱讀報道提供入口,是制作融合新聞報道時所需要考慮的重要問題。比如,英國2011年8月發生了蔓延倫敦等六大城市的大騷亂,一個月后,《衛報》啟動專題分析報道。《衛報》認為,新聞的關鍵在于理解騷亂究竟是如何發生的、趨勢和影響如何。確定這個主線后,報紙組織了大規模的對參與者的調查訪問,請參與者回憶經過、參與的渠道、參與過程中的心理感受、騷亂發生地的社會現實背景等。獲取豐富的基礎數據并進行分析后,《衛報》網站建立了“解讀騷亂”的專欄,以文字報道、視頻、音頻、照片、圖表、動畫等多種形式將研究結果呈現出來。其中,制作了由參與騷亂者的照片為基礎的互動幻燈片《暴徒的自白》,對騷亂傳播過程中最主要的7個謠言的演變過程使用了時間軸的動態變化圖。這些手段的可視化特點鮮明,把隱藏在復雜事件背后的主要信息挖掘和動態化地呈現出來,讀者可以非常直觀地理解這起復雜事件的本質。
      通常來說,重大突發事件或者重要社會現象,其發生發展的時間跨度大、地域覆蓋面廣,信息的生成和流動十分復雜,線性敘事或蒙太奇手法,都并不容易呈現出事物背后的復雜關聯和因果關系。融合新聞可以依據某一具體的地址和方位信息來展開報道,也可根據記者采訪的時間順序來組織報道,還可以根據事物發生、發展的時間順序來組織材料。不論是圍繞時間還是空間,都需要盡量使用可視化的多媒體元素如視頻、數據演變圖,來揭示事物背后的關聯。
      需要注意的是,我國一些網站在制作新聞專題時,雖然也會運用一些多媒體手段,如增加視頻文件、博客報道等,但這些多媒體形式大多只是文字報道的點綴,并沒有成為報道的主體。進行融合新聞報道時,需要運用多媒體的思路去考慮如何呈現和描述新聞故事,然后選擇最合適的而不是更多的多媒體形式去組織報道。
      互動思維:
      以受眾的媒體使用習慣為導向
      融合新聞遵循新媒體環境下的“使用與滿足”理論。在移動互聯網和媒體移動端越來越成為人們獲取新聞信息的主流方式的今天,能否利用好傳統媒體和社交媒體兩個平臺,對重大新聞事件或現象進行適合新型受眾需求的立體傳播,是衡量一個媒體新聞報道能力的重要指標,也是融合新聞報道的重要著力點。
      在社交媒體的參與下,新聞報道不僅僅是媒體獨自之事,而是要在媒體與受眾、受眾與受眾之間形成一種交流。也就是說,傳統媒體那種單向、被動式的傳播,在地面手持終端智能化應用日益發達的今天,已經很難滿足受眾的信息需求和閱讀習慣。新聞事件和社會現象本來就是由人們參與其中才得以實現的,加強與受眾的互動,讓受眾成為新聞報道的參與者,才可能完成完整的新聞報道。實際上,在微博、微信等即時通訊工具應用發達的今天,每個使用者都既是閱讀者,又是傳播者和參與者,融合新聞報道需要特別強調對社交媒體的運用,而不是排斥社交媒體,認為它搶奪了新聞資源。
      美國媒介融合專家認為:現在,我們已經到了一個既要使用新聞傳播,又要運用人際傳播的時代,解決的方法,就是在新聞報道的過程中考慮到嵌入式運用人際傳播中的“社交媒體”,盡量發揮每個人都是作者和評論者的作用。利用社交媒體,可以開辟受眾評論、博客的空間,還可以開展網上的“播客”服務,進行視頻展示和照片展示,受眾還可以實現手機等地面手持終端與網站的即時無縫對接,形成受眾與媒體的即時互動。
      2015年“3?15”期間,新華社對辣條組織了一次大型的融合報道。在文字報道中,既有記者暗訪“辣條生產環境臟”的沖擊力,也有有趣味的“網友連吃l0包辣條”等小案例穿插其中,牢牢抓住受眾的眼球,在消費者的內心敲響了食品安全的警鐘。在傳統視頻節目制作的同時,報道創造了虛擬形象“辣條君”,并用網絡神曲《我的滑板鞋》改編成了輕應用——“辣條君的奇幻漂流”,同時制作了九宮格宣傳圖,通過微博、微信以及視頻網站等多種渠道,提前一天發布節目預告進行傳播推廣。3月14日晚,視頻節目通過《真相》欄目登上優酷首頁頭條位置,并進行了24小時的連續推送,針對網友提出的有代表性的爭議問題,記者通過《真相》廣播版、公號等渠道進行了回復,與網友形成了有效互動。這種著眼用戶體驗的互動式融合新聞,贏得了受眾認可,優酷節目點擊量當天就突破900萬,用戶訂閱量達到5萬。
      當然,新華社的辣條報道仍然帶有比較鮮明的專題式、集納式報道模式的痕跡,但強調受眾參與卻是以往的報刊和電視報道所不具備的。更為極端的互動新聞,則是由新聞工作者與信息使用者建立的一種新的對話關系,在與受眾展開互動之前,受眾在媒體網站頁面上看到的信息是未完成的、片面的、膚淺的,需要受眾進行回應、參與甚至創作,新聞報道才會獲得更全面、更豐富、更深刻的信息。這樣的新聞報道不再是“靜止”的,而是實時進行的“流新聞”。
      互動思維要求融合新聞“以信息與傳播技術的發展為基礎,以提升新聞報道的質量和用戶體驗為目標對傳播技術進行融合運用”。記者編輯在報道融合新聞前要注意與新聞受眾進行換位思考,了解受眾的需求和喜好,從這個角度出發,去分析運用什么樣的表現形式,為受眾提供重要和有趣的信息。記者編輯不只是一個報道者,更是一個設計者、組織者,要為受眾提供參與報道的窗口和平臺,積極強化交流互動。
      總之,融合新聞打破傳統文字、圖片、音頻、電視等報道形式的界限,表現為一種復合式的形態,是對“速度和深度的平衡”。這就要求新聞編輯部打破條塊分割、部門界限,對新聞報道的流程和機制進行變革,立足于整體去考慮問題、設計框架和協同工作。隨著移動終端應用的日益活躍,融合新聞將會成為一種常態化的報道方式,并最終會倒逼新聞生產部門改變原有的組織結構,重新打造新聞報道的策劃、組織和實施體系。
      (作者單位為江蘇省電視藝術家協會)
      參考文獻:
      ①王波:《在全媒體融合傳播中提升輿論引導力——江蘇廣電總臺昆山“8?2”特大事故融合報道的實踐思考》,《中國記者》2014年第9期。
      ②蔡雯、郭翠玲:《美國坦帕新聞中心媒介融合的策略與方法》,《中國記者》2007年第9期。
      ③洪佳士:《美國報業文化的媒介融合報道現象》,《浙江樹人大學學報》2009年11月,第9卷第6期。
總共: 1頁     
【編輯:許峰】【打印預覽】 【大字 中字 小字】 【返回頂部
公告欄
文章排行
本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 法律聲明 | 網站導航

南京厚建軟件 LivCMS 內容管理系統http://www.hogesoft.com 授權用戶:http://www.djxlqu.live

11选5时时彩游戏规则 3d试机号后分析汇 大赢家比分直播_大赢家比分直播-首页大赢家比分直播 快乐10分 友乐广西麻将微信1元群 湖南麻将微信群 一阳指炒股软件 排列三和值尾走势图综合版 500彩票比分完整版 体彩排列三开机号今天 广东好彩1 欢乐麻将好友房微信群 西北轴承股票代码 杭州麻将敲响什么意思 云南十一选五 球探比分网-足球即时比球: 云南11选5走势图